• 有畫微博有畫微博 收藏我們 會員登錄 注冊 購買積分
    瀏覽路徑:首頁 > 藝術資訊 > 藝術百科 > 保羅·高更,Paul Gauguin

    保羅·高更,Paul Gauguin

    分享到:

        畫家高更肖像

    保羅·高更(Paul Gauguin),1848年生于巴黎,1903年死于馬克薩斯群島的法都伊瓦,高更是法國著名的后印象派畫家、版畫家、雕塑家及陶藝家,與梵高、塞尚合稱后印象派三杰。他的畫作色彩大膽,注重和諧而不強調對比,多采用色彩平涂的技法,代表作品主要有《講道以后的幻景》等。

    中文名:         保羅•高更

    國籍:     法國

    出生地:         巴黎

    出生日期:     1848年6月7日

    逝世日期:     1903年5月1日

    職業:     法國后印象派畫家,雕塑家

    代表作品:     《我們從哪里來?我們是什么?我們到哪里去?》

    人物簡介

      保羅·高更(Paul Gauguin),是法國后印象派畫家、陶藝家、雕塑家及版畫家。

      高更1873 年開始學習繪畫,并且收藏畫家作品。他的藏品里擁有畢沙羅(Pissarro)、莫奈(Monet)、雷諾阿(Renoir)、馬奈(Manet)、塞尚(Cezanne)及希斯里(Sisley)等人的作品。1876 年高更第一次入選巴黎沙龍;次年他完成了第一件雕塑作品。漸漸地,高更開始專注于藝術創作,并且參加了最后四屆印象派畫展。

      1883年,高更成為一名職業畫家,并且團結了一批未成熟的青年畫家組成蓬塔旺畫派。1895年后,因為健康原因和經濟支持的中斷,高更的精神受到刺激,自殺未遂。此后,他的藝術觀點開始受象征主義觀念的驅使,并不滿足印象主義繪畫。1897年他創作的《我們從哪里來?我們是誰?我們往哪里去?》用夢幻的形式把讀者引入到似真非真的時空延續之中,就是這方面的典型之作。另一作品《兩個塔希提婦女》追求畫面表現的原始性,并且含有精致的趣味和藝術魅力。

      高更早期的繪畫,不僅帶有實驗性,而且也很拘謹,令人聯想到在巴比松畫派(Barbizon School)影響下畢沙羅的作品。19世紀80年代早期,高更開始將筆觸放松、變寬 ,賦予了畫面顫動的韻律特質,色彩開始顯現后來發展的跡象,但仍很拘謹。他開始把顏色做塊面處理,自由加重色澤的明亮感。例如,用鮮亮的藍色畫陰影,用紅色畫屋頂,從而達到自背景中突出的目的。

      《講道以后的幻景》是高更的另一代表作品,在這幅作品中,高更在技法上采用色彩平涂的方法,注重和諧而不強調對比。他的繪畫風格與傳統的印象主義風格迥然不同,強烈的輪廓線和用主觀化色彩表現的經過概括和簡化了的形體,服從于幾何形的圖案,從而取得了音樂性的節奏感和裝飾效果。其理論和實踐影響了后來的一大批畫家,被譽為繼印象主義之后另一在法國畫壇上產生重要影響的藝術革新者。

    生平履歷

    23歲當上股票經紀人

      保羅·高更早年在海輪上工作,后來又到法國海軍中服務,23歲的高更已然成為了一名股票經紀人,收入豐厚并且娶了一位漂亮的丹麥姑娘——梅特·索菲亞·加德為妻。35歲時,高更在自己繪畫天賦的召喚下辭去了銀行的職務專心繪畫。38歲時與家庭斷絕關系,過著孤獨的生活,并且通過畢沙羅進入了印象主義的天地。高更開始受到印象派朋友的影響,與此同時,他還受到象征主義、而聽文學以及日本版畫等多種因素的影響。高更總是向往著遠方,留戀那些具有異國情調的地方,他要求自己拋棄現代文明以及古典文化的阻礙,回到更簡單、更基本的原始生活方式中去,這使得他在39歲時去到去巴拿馬和馬提尼島旅行,并在那里找到了自己期望的東西:茂密的植物、永遠蔚藍的天空、慷慨的大自然和簡樸的生活。直到40歲時,高更因事不得不離開這個熱帶天堂返回法國,這時的高更精力充沛而有富有主見,保留著尊貴高傲的氣質。高更是一位具有強烈個性、惹人討厭而又招人喜歡的人,粗魯與高雅并存,他總是要求強烈的自我表達,要證明自己的價值。

    尋找到天堂般的藝術環境

      1887年,他在巴拿馬、布列塔尼和馬提尼克找到了一個天堂一般的環境。他的畫面開始表現出明晰的線條、碩大的體積感、強烈并且生硬的對比色彩,高更與印象派決裂了。再次回到法國的高更提出藝術表現的“綜合”,并譴責畢沙羅和莫奈特有的自然主義幻覺。

      均勻單一的色彩、簡化了的巨大形狀、分割主義、無陰影的光、素描與顏色的抽象化、超脫自然,這些都是高更所發現和創立的藝術。但他的這種幻想和藝術在自己的國家卻處處走投無路。1891年2月23日高更一次性拍賣了30幅作品后得到一筆收入,于4月4日乘船前往塔希提島,歷經幸福與磨難,再畫了不少畫之后又回到法國。1893年11月高更舉辦了《塔希提人》(Tahiti)畫展,但結果是徹底失敗,在物質上的收入是零。但他那新穎、神秘并且野蠻的繪畫,卻贏得了一些崇拜者。受到巴黎的文明人嘲弄的高更返回塔希提島。這就是今天廣為人知的“脫去了文明的衣服,獨身一人赤裸裸地置身于偉大的自然之中的高更”的傳說。病魔的折磨和喪女的不幸使他想到了自殺,再得救后畫了一幅傳世杰作《我們從哪里來?我們是誰?我們往哪里去?》。之后高更移居馬克薩斯群島法都—伊瓦,1903年5月1日,高更辭世。

    從藝經歷與早期藝術創作

      高更是法國后印象派畫家、陶藝家、雕塑家以及及版畫家。 1873 年高更開始繪畫,并收藏印象派畫家作品。 高更早期的繪畫帶即帶有實驗性,同時也很拘謹,這令人聯想到在巴比松畫派(Barbizon School)影響下畢沙羅的作品。1880 年代早期,高更將筆觸放松、變寬 ,賦予畫面顫動的韻律特質,同時色彩仍很拘謹。他把顏色做塊面處理,自由地加重色澤的明亮感。例如:以鮮亮的藍色畫陰影,以紅色畫屋頂,從而使之自背景中突出。

    藝術風格過渡

      1888 年二月,高更前往不列塔尼的阿凡橋,在那里他結識了貝納(Bernard)。貝納的一些觀念受到高更修正和潤飾,形成了今日所為人熟知的“綜合主義”(synthetism)運動的理論基礎。貝納排斥庫爾貝(Courbet)的寫實方式,主張拓展印象主義的領域,乃至朝著另一個新的方向去探索。貝納與高更雙雙尋求新的表現力量,他們主張藝術應具備有力、率直并且普遍的相同象征,以舍棄細節及特征并經過壓縮的感覺,強烈而集中地表現印象、觀念和經驗三者的綜合。高更走出了印象派畫家那種瑣碎的光影、固定短暫景象的意圖以及對文學借喻的逃避。

    后期創作

      1889 年高更前往勒普底。在勒普底時,他的畫呈現出了最簡潔的形式:色彩強烈、背景簡化成節奏起伏的形態。這種現象在《黃色基督》(The Yellow Christ)中有充分的體現。高更對于熱帶樂土的懷想,使他于1891 年在巴黎拍賣其畫作用以籌款,并于 6 月抵達大溪地,他在那里居住,一直到 1893 年。該地的神秘與美,令他深深著迷。他非但舍不得離開,更去探尋那片原始且未被開發的純真。他把“野蠻人”理想化,認為是他們受本能引導、最接近自然的人,是真正藝術創作的泉源。此時的高更已不再使用補色。他變得喜歡并用紅色與橘紅色、藍色與綠色、紫色與暗褐色,并將靛藍當作黑色使用 。

      盡管此時他的畫作在色調上比起他早期的作品來得陰沉些,但是在構圖上卻變得更為直接和大膽。這些作品同時具有了壁畫的風格與份量。

      1901 年前往馬貴斯群島。盡管一時極端的消極,高更卻在此段期間完成了他的一些最活潑鮮明,最富想象力的作品。

    代表作品
    油畫:《裸體習作》,畫家:保羅·高更

    油畫:《裸體習作》,畫家:保羅·高更

      高更在1881年的“獨立派”畫家展覽會上展出了一幅完全獨創一格的畫《裸體習作》。一位評論家在評論這次展覽會的文章里寫道:“這幅畫顯示著一個當代畫家無可爭辯氣質。在當裸體習作代所有畫過裸體的畫家中間,還沒有一個能夠如此有力地表現生活的……栩栩如生……這整個身體,這耷拉在腿股部的略微隆起的腹部,多么真實。”

      今天來看這幅畫,我們可以看出這個形象的結構是符合畢沙羅的印象主義明暗觀念的。但它具有明顯的現實主義的腔調(譬如人體的皺紋、背部的變形),帶有更劇烈的明暗調子的對比;還可看到不甚高明的素描,帶有不合比例之處。這些不合常規的表現,一方面說明了高更的現實主義傾向,但另一方面也妨礙了整體的統一。現在稍微談談色彩。裸體是玫瑰紅和綠色,有深藍色的陰影;內衣是粉紅色和天藍色;人體右邊的襯布是綠色和藍色;頭發是藍黑色;墻是紫色;墻上掛著的吉它是黑色和黃色;壁毯是黃白色及藍色和紅色的條紋。吉它和壁毯的質感表現得很完美;其余的東西則表現得不甚確切。色彩很大膽,也很強烈,但在細節上比在整體上成功。總之,這件作品的作者是一位不大考慮到調子的大膽的色彩家,一位對自己的綱領缺乏信心的素描家,一位沒有很大活力的、爭辯多于靈感的藝術家。

      1888年《布列塔尼的豬倌》這幅畫里用的是勾黑邊的色彩平涂。這些平涂面是彼此對立的,為的是不依靠中間調子而表現出空間感。有些色彩畫得很隨便,不能反映現實:林子是紫色、橙黃和紅色,山是紫褐色,石頭是粉藍色,房子是白色和藍色,豬是黃色,放豬的孩子穿的是藍色和紫色的衣服。

    總之,這幅畫的整體在形和色上是統一的。它的獨立自主性已經達到這種程度,即為了創造一個具有獨立生命——藝術生命的客體,藝術家的視覺就會不符合現實的視覺,就要從后者中抽象出來。某些次要的細節還很像印象派,不過畫面總的風格已是另外一種,即建立在新理論的基礎上;高更將把這種風格發展下去,并且至死不渝。

      他稱這種風格為“釉彩派”和“綜合法”。確實,這里一片片顏色是像景泰藍(Cloisons)那樣平面分布的。這是走向平鋪形象而不要像塞尚那樣表現空間與體積的相互關系,避免寫實的刻畫而集中注意力于藝術對象的第一步。


    油畫:《雅各與天使搏斗》,畫家:保羅·高更
    油畫:《雅各與天使搏斗》,畫家:保羅·高更

      1889年的三幅畫——《雅各與天使格斗》、《黃色的基督》和《漂亮的恩琪拉》,充沛的、形象的闡明了高更的意味主義局限與特點。前兩幅畫描寫的是宗教題材—這在高更這一類人中是稀有的。


    油畫:《黃色的基督》,畫家:保羅·高更
    油畫:《黃色的基督》,畫家:保羅·高更

      油畫《黃色的基督》,以其濃重的色彩、平鋪的塊面、大膽的輪廓線以及簡約的造型,反映出高更“綜合主義”繪畫的風格特點。整個畫面被前景的人物、十字架的垂直立柱以及頂端的水平橫木所支撐。田野、天空及十字架的道道條狀的形,與婦女及樹木圖像圓轉起伏的曲線,產生鮮明對比;那平直延展的形,與圓曲封閉的形,形成強烈的對照。所有物象都統一于一種明快而簡約的圖形中。色彩雖然華麗,卻顯示出布列頓景色的天然質樸;婦女的形象雖顯得優雅,然而其莊稼人的氣質卻仍是一目了然。

      畫中,色彩統一的平面和圍繞圖象線條,體現出高更對于純樸、簡化意味的刻意追求,這與印象主義畫風形成鮮明對比。此畫反映出畫家對于所繪對象的細致觀察:農婦的服飾樣式十分精確,畫面的光是布列塔尼地方特有的冷光,田野中透出綠色、赫色及黃色的和諧。此外,那個十字架也是參照著阿旺橋附近教堂里的一件著色的基督受難木雕像所繪。然而,畫家在這里已超越自然主義的觀察,而追求情感的表現。他在其日記中寫道: “印象主義者一味地研究色彩,而沒有自由可言,……他們只關注眼睛,而對思想的神秘核心,則漠不關心,從而落到了只是科學推理的境地。”而對“思想的神秘核心”的表達,恰是高更的目標所在。雖然他根本不是一個農民,但他卻要以他的畫,傳達他在布列頓的人們身上所發現的“具有濃厚鄉土氣息及迷信色彩的淳樸與天真”。因而,他以簡化的構圖,使空間平面化,同時,使輪廊線變得粗重,并加強色彩的濃度,其目的,是要讓畫面不再僅僅是一個客觀的觀察者所作的記錄,而是一種對樸實、虔誠的宗教信仰的直接的視覺象征。

    《美麗的恩琪拉》

      在《美麗的恩琪拉》一畫中,我們看到了另一種情調。這是一個美婦的肖像。畫家在這個肖像上完全是按照色彩結構的要求確切地修酌著她的形——臉、手、衣服。玫瑰色、綠色和淡藍色借助形象本身和背景上的藍色和紅色襯托出來;菩薩偶像上的金黃色和橙黃色使這些色彩顯得更加多樣。因此,這里的形是服從面的,這就可以使觀者更好地欣賞那些純色的區域。但是,畫家雖然頗感興趣于這個肖像本身,他卻并不僅限于畫一個一般的肖像;為了賦予肖像以一種超自然現象的色彩,他把肖像安置在一個虛幻的圓圈里;他在畫的左側,安上一尊模糊不清的佛像,暗示肖像本身所給人的印象也與這個偶像一樣,同時也顯示了畫家對東方神秘主義的尊崇。這一切都沒有任何理性的價值,但是,甚至是在許多年過后的今天,藝術家的這一幻想仍然以其色彩的力量,以及如果可以這樣說的話,以其對神秘事物的活龍活現的造型表現而使觀者迷惑。馬拉美說高更的這句話頗可用于這幅畫:“令人驚奇的是,這么多的奧妙競能容納在這么鮮明的形式之中。”

    《塔希提的年輕姑娘》

      1891年,高更創作的肖像畫《塔希提的年輕姑娘》是一幅真正的杰作。他喜愛塔希提婦女的那種粗野但卻健康而強烈的美,他喜歡她們的天真、直率的性格,他欣賞她們肌膚上的炙熱而又豐富的色調。 他太為他的模特兒所陶醉了,以致他無法為了他的綜合法而犧牲模特兒。因此,他以綜合的手法描繪對象,但決不搞綜合。形象上沒有絲毫抽象因素,每一根線條,每一個調子都充滿著贊美和喜悅。高更那種絕望的、悲哀的調子,在這幅畫上已全然消失。他在遠離文明、遠離首府巴比埃城的森林之中,重新獲得了平靜、人性和快樂。隨著歡樂,他重又找到了準確的明暗對比調子和安穩的、而不是像從前那樣狂亂的色彩和諧。褐黃色的皮膚、藍黑色的頭發、青紫色的衣服(稍被幾塊玫瑰色和白色所間隔),展現在上半部為橙黃色,下半部為紅色,散布著一些綠樹葉的明亮的背景前面。甚至某些結構上、比例上、體積和光的表現上的缺陷,也竟成了一種難能可貴的東西,因為它們反映了表現手法的新鮮和生動,反映了藝術家創作的無拘無束。高更往后也創作了一些像這樣美的作品,但比這更好的作品卻從此未能再見。

    《游魂》,畫家:保羅·高更
    游魂》,畫家:保羅·高更

      高更認為《游魂》一畫是他的優秀作品之一。這幅畫的基礎也是一個直接的生活經歷。高更有一次離開自己的森林小屋到巴比埃城去,直到夜深才回來。“一動也不動的、赤裸裸的泰古拉俯身直臥在床上,她用恐懼而睜大的眼睛直瞪著我,好像認不出我似的……泰古拉的恐懼也感染了我。我覺得她那一對凝神的眼睛里仿佛放射著一道磷光。過去,我從沒有見到過她這樣美的樣子;她的美從來沒有這樣動人過。”被單的黃色在這里把紫色的背景和橙黃色的人體以及藍色的床罩連接起來。在我們眼前產生的,是一種突如其來的、充滿著光彩的和諧,它使人感到仿佛就是那種被毛利部落的人們看作是游魂磷光在閃爍。遺憾的是,由于高更遵循了象征主義的原則,在畫中引人了幽靈的形象。這個形象在這里非常不協調。它只能削弱色彩表現力所造成的效果。“這幅畫的誕生史是給那些總要弄清一切為什么和因為什么的人而寫下的。其實,這不過是一幅海邊裸女習作。”這幅畫上的裸體本身是很現實的,因此畫中越少自然主義、越少離奇,她也才越比那些象征性、裝飾性因素更鮮明突出,高更在為了他的象征主義而犧牲了真正的主題之后,終于產生了一種批判的意識,理解到歸根結底對他個人來說,最重要的恰恰是一幅籠罩在迷信恐懼的光環里的裸體習作。


    《我們從哪里來?我們是誰?我們到哪里去?》,畫家:保羅·高更
    我們從哪里來?我們是誰?我們到哪里去?》,畫家:保羅·高更

      1897年2月,高更完成了創作生涯中最大的一幅油畫: 《我們從哪里來?我們是誰?我們往哪里去?》。這幅畫,用他的話來說,“其意義遠遠超過所有以前的作品;我再也畫不出更好的有同樣價值的畫來了。在我臨終以前我已把自己的全部精力都投人這幅畫中了。這里有多少我在種種可怕的環境中所體驗過的悲傷之情,這里我的眼睛看得多么真切而且未經校正,以致一切輕率倉促的痕跡蕩然無存,它們看見的就是生活本身……整整一個月,我一直處在一種難以形容的癲狂狀態之中,晝夜不停地畫著這幅畫……盡管它有中間調子,但整個風景完全是穩定的藍色和韋羅內塞式的綠色。所有的裸體都以鮮艷的橙黃色突出在風景前面。” 

      眾所周知,任何一件藝術品都是得自現實的印象抽理論領域的易位;因此,藝術作品同時既是抽象的又是具體的。高更同印象派畫家的差別就在于與現實相關的抽象在他的創作中所起的那種巨大的作用。起碼如我們所見到的,這不僅是高更一人所具有的特點,在塞尚和修拉的作品中也可以見到。使高更有所不同的,是他的抽象的特點:他的純色、他的綜合方法、線的裝飾性和不要深度(第三度)他的這種手法,被他自己和文學家命名為象征主義(綜合主義)的風格,同時也為高更一生的創作留下了不朽的記憶。

    油畫:《我們朝拜瑪利亞》,畫家:保羅·高更
    油畫:《我們朝拜瑪利亞》,畫家:保羅·高更

      《我們朝拜馬利亞》就是他在創作《我們從哪里來?我們是誰?我們往哪里去?》一畫前的構思性作品。那些在野外采摘水果的塔希提婦女,常在那里舉行神秘的祈神活動。這幅畫的構圖實際上是一種宗教意境與現實的綜合。左邊的肩負孩子的母親,穿著很鮮艷的紅色塔帕裙,類似一幅實地寫生的肖像畫,右側中景幾個在祈神的半裸婦女,是來自爪哇寺院的帶狀浮雕。在陽光的照射下呈現出一種原始的神性。背景的色彩是那樣斑駁絢麗,一切都沒有透視感,色彩、形體都是平面的和富有裝飾性的。它不存在太深奧的含義,也不值得觀賞者去費神推敲。說它神秘,就在于收入畫中的形象是一種綜合的暗示。

    早期風格特點

      形式的簡化和色彩的裝飾

      高更早期作品追求形式的簡化和色彩的裝飾效果,但還沒有擺脫印象派的手法。后來多次到法國布列塔尼的古老村莊進行創作,對當地的風土人情、民間版畫及東方繪畫的風格感到興趣,逐漸放棄原來的寫實畫法。由于厭倦城市生活,向往仍處于原始部落生活的風習和藝術,高更不顧一切,遠涉重洋到南太平洋上的一個島上去生活和畫畫,直到去世。高更以極大的熱情真誠地描繪了土著民族及其生活。作品用線條和強烈的色塊組成,具有濃厚的主觀色彩和裝飾效果。高更的藝術對現代繪畫影響極大,他被稱為"象征派的創始人"。

      向往遠方與留戀異國情調

      高更似乎總是響往遠方,留戀那些具有異國情調的地方。這種感情,最終在他的一種救世的信念中具體化了。也許所有同時代的藝術家的感情,都要求拋棄現代文明以及古典文化的阻礙,回到更簡單、更基本的原始生活方式中去。高更在現代藝術中的重要意義,在于他對于繪畫本質的信念,他把繪畫的本質看成是某種獨立于自然之外的東西,當成記憶中經驗的一種“綜合”,而不是印象主義者所認為的那種直接的知覺經驗中的東西。他不斷地運用繪畫和音樂的類似性,把色彩的和諧、色彩和線條當成抽象表現的形式。比起大多數同輩藝術家來,他的探索甚至在更大程度上受到東方、古典前以及原始藝術的影響。我們在他身上,發現了現代原始主義的根源,發現他向往獲得一種表達方式,以拋棄西方傳統的習慣勢力,回到史前人類和野人的真理中去,從而達到真理。

      在一幅表現馬提尼島的風景里,那強烈的色彩已經超出了描繪性色彩的正常體現的范圍,熱帶島嶼對他的吸引是顯而易見的。他于1888年返回阿望橋時,畫的《布道后的幻象》這幅畫體現了這種態度。這是一幅驚人的作品,由紅、藍、黑和白色組合而成的一幅圖案。彎曲起伏的線條,產生了拜占廷鑲嵌畫似的效果,表現了布雷頓農民的宗教幻想。這是綜合主義新信念的文獻,它影響了納比派和野獸派這樣比較年輕的派別思想。也許他最大的獨創,就是在主角們進行搏斗的占優勢的紅色色場中對于色彩的任意使用。這幅畫是第一個完整的色彩聲明,把色彩本身當成表現目的而不是對自然界的某種描寫。就此而論,他標志了西方藝術史中的一個偉大的解放運動。而且,就繪畫手段的抽象表現而言,高更把空間壓縮到使背景中占優勢的紅色奪目、跳躍,超出了前景中幾個緊靠著的農民的頭。

      高更所發展的塔希提繪畫,在造型空間探索上并沒有什么必然的一致性。藝術家的想象中充滿了多種不同的概念,有視覺的和象征的,每種概念都有最適于它的造型的表達方式。因此,《敬神節》在某些方面便成了傳統的風景畫,是在深度明顯地縮短中構成的。畫中的人物,表明了使他入迷的從古埃及到當代波利尼西亞的各種非西方的影響。那個“神”是藝術家想象的產物。高更很注重主題的神秘性和當地人對神的虔誠,但他全神貫注的是曲線線條組成的紅色、藍色和黃色形狀產生的神秘感受。那種線條爬滿了畫面。


    油畫:《兩位塔希提婦女》,畫家:保羅·高更
    油畫:《兩位塔希提婦女》,畫家:保羅·高更

      《兩位塔希提婦女》則又是一番情景,它是贊美感官之美的簡短贊美詩。在從黃色到各種深淺不同的綠色的色彩結構中,現出兩位婦女的輪廓,象低浮雕一樣出現在背景上。雖說是線造型,但人物頭部和手臂卻是以微妙的明暗變化來表現的。在這幅作品中,煞費苦心杜撰的神話已蹤影全無,藝術家的造型結構理論,服從于表現主題的極端快樂,雖然色彩的和諧和從前的作品一樣可愛,繪畫的空間和從前一樣封閉而有限制,然而這個有立體感的人物浮雕般的投影,與古典浮雕的新古典神態,拉上了關系。

      《塔希提少女》描繪的是這個島上勞動婦女生活的一個場景。畫面中心兩個坐在海邊沙灘上的塔希提女人形象,給人以一種平衡、莊嚴感。為了突出這種特定的風土人情,高更采用的是近于古埃及壁畫的平涂手法,故意顯露單線平涂的稚拙結構形式。畫上的兩個人物極富東方色彩的趣味。大面積平涂色塊的裝飾畫法,使土著人民在強烈的陽光下曬成的棕赭色皮膚,與鮮艷的裙子構成了鮮明的色彩對比。高更把這里的熱帶原始園林簡化,然而強化了氣氛。這幅畫上的異國情調,濃郁的自然景物,沒有透視感,沒有色彩的層次,充滿著主觀的裝飾味道。

      反對印象派那種純客觀主義

      高更在巴黎時就反對印象派那種“純客觀主義”。他強調繪畫應抒發自己的感受,讓主觀感覺控制畫面。西方評論家稱他的畫法為“景泰藍主義”——大膽的單線平涂色,黑線勾邊。自從19世紀末西方出現了攝影術后,繪畫上要求革新的呼聲更為強烈,對法國古典主義那種細膩的油畫描繪方法,幾乎一致表示唾棄。畫家們要求在畫面上尋找新的藝術語言。他們認為,畫面上的物象不應與實際對象完全相似。凡以線條、色彩和體塊組成的形象,應有畫家自己的情感形態。一句話,要表現"主觀化了的客觀"。 這一幅《塔希提少女》就具有上述這種單純的"原始之美"的特點。在這里,透視遠近法沒有了,色彩是經過整理和簡略了的,人物也缺乏立體感,但這一切所構成的色調是令人興奮的。它的裝飾性帶來了一種粗獷的部落生活氣息。海島上的濃郁色彩和土人們的純樸勞動生活與性格,確實給高更的畫面帶來了特殊的風采。

    后期風格特點

      專注于塔希提人的生活

      高更在大洋洲度過的這段時間里(1891~1893年和1895~1901年在塔希提島;1901~1903年在多米尼克島),是他的創作的最成熟和最重要時期。這個時期他專心致志地畫塔希提人,畫她們的生活風俗和宗教儀式。他在這個島上找到了能夠最充分地表現波利尼西亞地方的色彩,找到了不同于歐洲人形象的毛利人的狀貌。這里的黃色、紅色、雪青色、綠色,搭配得那樣明亮、清晰,就連太陽本身,有時也與其他地方不同。半裸的毛利人的金黃色身體,以及他們身上風格化的裝飾,使他如醉似癡。高更娶了一個毛利少女作妻子。他從妻子的同胞中得知許多當地的神話故事和宗教習俗。

      把虛構和象征置入畫作

      這些都在他的作品中得到反映。他把虛構和象征的造型放入畫里。用平涂的單純色彩加以渲染,加強了繪畫的神秘性和奇異性因素。他還想出一些包含許多意思的名稱,用作繪畫的標題,讓人從圖畫中尋找它潛在的含義。這些色澤鮮明,題目費解而形象又頗具原始野性的明快作品,與其說是把這個奇異世界的生活具體化,不如說是在體現波利尼西亞這塊殖民地民族的人性。

      1898年,高更創作的《我們從哪里來?我們是誰?我們往哪里去?》是一幅大型油畫。據他自己說,這是他以最大熱情完成的哲理性作品。因為在此以前,他在貧病交迫中心情十分沮喪。他無法擺脫貧困,不得不求助于罪惡的巴黎對他的藝術的肯定,他為此而憤世嫉俗,決定自殺。他曾跑到深山里吃下毒藥,企圖死后以自己的尸體飼獸,以求徹底的解脫,但被人發現救起。爾后,他又突然產生強烈的創作欲。他說:"我打算在我死前畫一幅宏偉的作品,我空前狂熱,日以繼夜地工作了一個月。"他想把自己夢幻中的一切畫成一幅畫。當他夢醒時,他覺得面對畫幅"看到"了他所要畫的整個構思:“我們從哪里來?我們是誰?我們往哪里去?”這句話就成了這幅畫的標題。
    油畫:《手捧芒果的女人》,畫家:保羅·高更

    油畫:《手捧芒果的女人》,畫家:保羅·高更
     

      1896年,高更又完成了一幅《芳香的土地》,構圖與他的另一幅《手捧芒果的女人》差不多。熱帶植物的變形描繪,一群穿衣裳和半裸著上身相間隔的女人形象佇立在一片果林中間,還有幾個蹲在地上吃著果子的小孩。這里的形象更趨于平面化,也沒有精確的比例關系,表達了畫家對生活的偶然臆想,一種渴望了解和深究這種土著人生活的臆想。所以這兩幅畫從構圖到形象,都富有裝飾性趣味。高更對塔希提島上的奇異風光進行了綜合的再創造。

    后人評價:偉大的藝術家

      高更畫作多描繪島民原始風俗與儀式,人物造型渾厚豐實,色彩大面積平涂,線條輪廓醒目,富于象征意味和裝飾效果,對象征主義和超現實主義影響較大。高更不僅是偉大的藝術家,而且是良師益友。高更喜歡讓人明白:一幅好畫應相當于一個好的行為。……當你和他接觸時,你就不能不想到一定的責任。從藝術史上說,高更是象征主義的主導性人物,各種原始主義的先驅,風格主義的大師。他具有在思想、感受與視覺形象三者之間保持神秘平衡的能力。

    © 2011-2019 youhuaa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706620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21606
    客服郵箱:service@youhuaaa.com    POWER BY TQ STUDIO    DESIGN BY IMAGINE
    色久久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