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畫微博有畫微博 收藏我們 會員登錄 注冊 購買積分
    瀏覽路徑:首頁 > 藝術資訊 > 藝術百科 > 最溫柔的和最深埋的——卡薩特《嬰孩的第一次撫觸》

    最溫柔的和最深埋的——卡薩特《嬰孩的第一次撫觸》

    分享到:

      從美國到歐洲,瑪麗·史帝文森·卡薩特(Mary Stevenson Cassatt)的繪畫始終在發揮她作為女性的長處。打開她全集畫冊的任何一頁,立刻就觸及到一個安靜溫柔、愛與母性交織而成的世界。面對那些繪畫,會不知不覺沉浸到卡薩特的女人世界。

      卡薩特的每幅人物畫的都是女人,即使畫面上偶爾出現男性,也不過是屈尊一隅的配角形象。和從古典到現代的差不多所有畫家有所不同的是,卡薩特幾乎沒有畫過完整的女性裸體。卡薩特畫筆下的女人總是在閱讀、在觀看、在交談、在沉思、在低頭縫紉等等。

      對每一個女人來說,女人的最終完成,是成為母親。卡薩特專注的就是母親形象。在她描繪母與子的大量繪畫作品中,《嬰孩的第一次撫觸》是一幅讓人不想移開目光的作品。畫面上的母親穿件印有藍黃花飾的白色睡袍,還沒學會說話的裸嬰躺在她的臂彎之上。母親低頭凝視他,左手握住嬰孩的腳掌。嬰孩躺得十分舒適,在仰頭去看之時,很隨意地伸出左手,托在母親的下頜。嬰孩的手緣正好碰到她的嘴唇,母親的嘴唇也就順勢親吻住孩子的手心。畫面沒有背景,也不需要背景。如果卡薩特真要畫下什么背景,倒會顯得實在多余。

    卡薩特《嬰孩的撫觸》
    卡薩特《嬰孩的第一次撫觸》

      羅丹稱自己的雕塑之所以成功,就在于去掉了石頭上多余的部分。對所有的情感來說,是不是將多余的部分去掉也會取得圓滿?只是,我們平常所說的情感多半是飲食男女之間的情感。盡管母性也被人謳歌,但謳歌的頻率仍少于男女之情。哪怕這世上最偉大的抒情詩人,他詩篇中的抒情對象,永遠是戀人多過于母親。是不是母親偉大得進入了平凡,以致鮮有藝術家全神貫注地關注?

      卡薩特終生未嫁,也沒親身做過母親。但恰恰是她沒做過母親,反而使她將自己母親曾經給予過她的情感流露在畫面之上。不僅面對這幅《嬰孩的第一次撫觸》,面對她“母與子”系列的任何一幅繪畫作品,都無不動容于畫面上母親對孩子的種種擁抱和情感。

      面對卡薩特的繪畫作品,不論是否已為人父和人母,都會感到一種因遠去而深埋內心的情感得到喚起。

      卡薩特畫筆下的母親就是我們的母親,她凝視的、哺乳的、懷抱的那個嬰孩就是剛剛來到世界的我們。當我們還不知道這世界是如何冷漠之時,世界首先給予我們的卻是最溫柔的情感體驗。我們因此可以說,一個人不論多么兇殘和暴戾,在他內心深處,也肯定掩藏著人性的柔軟,關鍵只是有沒有被喚起,有沒有被重新確認。因為每個人最初的生命體驗都無不是母性的溫存,它構成我們即便忽略也無法動搖的靈魂核心。

      構成核心的當然也就是能構成世界的。卡薩特的敏銳促使她打開這一核心,也就是打開這一世界。她打開這一世界,要帶領我們回去,回到那個最溫柔和最深埋的地方。那里除了微笑、懷抱、柔情以及親吻之外,再沒有多余的東西。

    © 2011-2019 youhuaa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706620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21606
    客服郵箱:service@youhuaaa.com    POWER BY TQ STUDIO    DESIGN BY IMAGINE
    色久久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