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畫微博有畫微博 收藏我們 會員登錄 注冊 購買積分
    瀏覽路徑:首頁 > 藝術資訊 > 藝術百科 > 后印象派畫家羅特列克曲折多舛的一生

    后印象派畫家羅特列克曲折多舛的一生

    分享到:

    1864年11月24日傍晚,亨利·德·土魯斯-羅特列克生于法國中部的塔恩省阿爾比(Albi)的家中,全名亨利-馬里·雷蒙·德圖盧茲-洛特雷克-蒙法(Henri -Marie Raymond de Toulouse-Lautrec -Monfa)。父親阿方斯·德圖盧茲-洛特雷克(Alphonse de Toulouse -Lautrec)伯爵是名騎兵軍官,也是圖盧茲-洛特雷克(Toulouse- Lautrec)家族的主人。這個家族起源自查理大帝時期,為土魯斯地區的顯赫家族,但到洛特雷克祖父時,家業衰敗,羅特列克伯爵僅繼承了一百公頃左右的荒地,家族宅邸與頭銜。盡管如此,他與表妹,席雷朗家族(Taipie de Celeyran)的阿代勒(Adèle)結婚后,從娘家繼承了兩座城堡與大片葡萄園,使家族得以不墜。 原居戛納席雷朗家族為保持貴族血緣,本身即與土魯斯-羅特列克家族多代通婚:自18世紀遷居席雷朗(Celeyran)后,由于沒有后嗣,所以從土魯斯-羅特列克家族過繼一名男孩來,并改名作席雷朗,從此家族名稱改為席雷朗,接連數代皆以表親的關系持續通婚,親上加親。也因此出現基因上的缺陷,并影響到羅特列克之后的人生。

    童年

    身為家族的第一繼承人,羅特列克的誕生令整個家族大感喜悅,加上1868年羅特列克不滿周歲的弟弟夭折,幼小的羅特列克成為全家人的希望,更是集三千寵愛于一身。羅特列克的祖母曾形容幼年的羅特列克: “ 我們家的小寶貝一天到晚像蟋蟀似地唱歌,若他不在,家里即像丟失了什么陷入空寂;他一人即可匹敵二十人的存在。 ”   

    即使如此,羅特列克的家庭卻籠罩在一片陰霾中:由于是奉母之命完婚,伯爵夫婦的婚姻并不幸福,兩人的關系十分淡泊,阿方斯伯爵雖于1863年便從軍中退役,但同他玩世不恭的父親一樣,伯爵一大早便獨自出游打獵,直到傍晚才帶著獵物回家。偶爾他會跑到巴黎,與年輕軍官或時髦仕女共渡塵囂。對他而言,管理家務只是“女人的事務”,不是一名男子漢該作的工作。因此,全家的事情,包含幼小羅特列克的養育工作,全落到母親阿代勒伯爵夫人的身上:她不但承擔全家的家計,更全力投入獨子的教育,不惜帶他東奔西跑,只為讓他能夠接受良好的教育。日后羅特列克到巴黎展開繪畫生涯,也全靠母親財力的支持才得以持續不輟。   

    小時候,羅特列克繪畫與文學的才華便已展露:1872年,為了接受更好的教育環境,母親帶著8歲的他全家搬到巴黎居住,在這他透過教科書、筆記本上的習作,自修學會了許多素描與繪畫技巧。1874年進入中學就讀后,曾在學校刊物《同人志》中發表短篇小說,頗受同學歡迎。然而最重要的是在這期間,他認識了畢生好友莫里斯·茹瓦揚,日后無論在精神或事業上,他都是羅特列克的一大支柱。由于母親的指導監護,盡管羅特列克對讀書興趣不大,在校成績仍名列前茅。可是天生體弱的關系,進入中學同一年便申請休學,由母親帶到尼斯老家養病,課業轉由家庭教師與母親督導。不久舉家遷回阿爾比的故居。

    少年

    1878年,14歲的羅特列克與家人在阿爾比團聚時,發生一起意外:他從客廳的椅子上摔下來時,被椅子下的掃把絆倒,造成左腿骨折。為此,母親帶他到尼斯等地療養。然而隔年1879年,他在療養地與母親散步時,跌入一處一公尺深的坑洞,造成右腿骨折。這兩次意外雖僅造成骨折,但因多代近親通婚,患有遺傳性疾病的羅特列克停止了腿部骨骼發育,成為身高僅150公分的侏儒。而且因腳部停止發育,上半身仍持續成長,使下半身承受過多的體重,令他在步行上都顯困難,遑論進行騎馬等激烈運動。 對愛好騎馬打獵且期盼克紹箕裘的羅特列克伯爵,這不啻為一大打擊。這成為他另一個棄家人不顧的理由,也令他更少回家,原來對兒子的期盼也轉移到郊外打獵之上;而對羅特列克伯爵夫人而言,丈夫的態度使她投入更多心血在照料兒子上。她不但一手包辦兒子的療養工作,帶他到尼斯、席雷朗等地治療、度日,并親自教導他拉丁文與英語,以免因療養而延怠課業。至於羅特列克本人,因失去自由活動的能力,閑暇時間轉而花在繪畫上,特別是他最喜歡的馬匹奔跑、騎士馭馬、帆船航行等景象,透過其視覺捕捉,出現在這時期的素描與油畫里。而這也奠定了日后成為畫家的基礎。   

    1881年七月,即將滿17歲的羅特列克前往巴黎參加大學入學考試,但卻落榜。于是利用三個月時間沖刺,終于十一月第二次入學考試時順利上榜。然而,喜好繪畫遠大于學業的羅特列克卻放棄入學資格,轉去學習繪畫。這項決定最初遭到羅特列克伯爵夫人反對,但在舅舅勸說和鼓勵下,伯爵夫人接受了他的決定,讓他與父親前往巴黎,在專畫動物的聾啞畫家魯尼·布蘭斯多(Rene Princeteau)的畫室學習。

    學徒時期

    1882年三月,盡管只有幾個月,羅特列克對馬匹奔跑的成熟技巧讓布蘭斯多嘆為觀止,認為已無力教導,故介紹他到著名的學院派畫家萊昂·博納特(Leon Bonnat)畫室學習。在此,他接受學院派畫風的洗禮,過往夸張的描繪有些收斂,加上新學到的構圖技巧,使他構圖更顯深度與層次感。該年暑假,他回舅舅家度假,創作出許多作品,然而九月再度前往巴黎時,博納特到巴黎藝術學院(École des Beaux -Arts)任教,原來的畫室已關閉。羅特列克不得已下,轉而與部分同學轉往擅長歷史題材的學院派畫家費爾南·科爾蒙(Fernand Cormon)的畫室。 柯爾蒙雖是學院派畫家,但他的要求并不嚴格,甚至鼓勵學生自由創作。在此,羅特列克認識了埃米爾·貝爾納(Émile Bernard)、梵高等日后著名的新印象派和后印象派畫家,與這些新銳畫家切磋使羅特列克的繪畫技巧持續進步。另一方面,因嫌科爾蒙的指導不夠嚴格,他自費在住處請模特兒,并訂定作息表以鍛鏈繪畫技巧。這段期間,他十分努力,而成果也受到師長的肯定:勃納見到他的作品后,決定請他協助完成維克托·雨果作品的插圖。對于這些肯定,羅特列克在書信中寫到:“ 我不能辱沒柯爾蒙老師的聲望,但也不能被老師影響,在此我要學習自己的工作方法。 ”   

    同樣在此期間,羅特列克常與同學前往美術館欣賞畫作,相繼結識當代著名的印象派畫家愛德華·馬奈、皮埃爾-奧古斯特·勒努瓦、埃德加·德加等人。其中,他對德加崇拜有加,1885年兩人第一次見面后,羅特列克即視他為精神導師。受到竇加的影響,羅特列克的繪畫題材逐漸轉變,由傳統的故事與動物逐漸轉為現實人物。不久,他離開柯爾蒙的畫室,正式將現實世界視作繪畫的對象。

    蒙馬特時期

        由于不習慣巴黎都會生活,羅特列克伯爵夫人于1883年搬到馬爾羅梅(Malromé)的別墅居住。僅剩一個人居住的羅特列克因嫌孤寂,搬到畫室同學兼好友艾柏特·葛爾尼葉(Albert Grenier)家居住。由于該住處位居巴黎北部的新興地區蒙馬特,當地充斥著各種聲色場所。羅特列克定居于此後受到影響,開始流連當地的咖啡廳與酒廊,并結識酒店老板兼小有名氣的男歌手阿里斯蒂德·布留安(Aristide Bruant)。布留安介紹他與妓女發生關系,因身形丑陋被許多女性拒絕的羅特列克也從風塵女子身上找到渴望的溫柔,至此,他和夜生活脫離不了關系。 1886年,羅特列克離開柯爾蒙的畫室,也搬離了葛爾尼葉的住處。他在蒙馬特成立自己的畫室,但仍接受竇加的指導,并持續到1888年。這時,他與18歲的模特兒瑪莉-克雷曼汀·瓦拉東(Marie-Clémentine Valadon,即日后的畫家蘇珊娜·瓦拉東)交往,然而瑪莉只想騙取他的金錢,并以假裝自殺等手法威嚇羅特列克。經過多年糾纏后,羅特列克于1889年忍痛結束第一段戀情,與她徹底斷絕關系。失戀后的羅特列克為了發泄,又與卡門·戈婷(Carmen Gaudin)交往,然而卻感染梅毒,這令他身心受創,從此也不太信任母親之外的任何女性,且更沉溺在蒙馬特的夜生活。   

    私生活雖然不太順遂,1888年與1889年卻是羅特列克藝術生涯初露頭角的時光:1883年與1887年兩度參與巴黎沙龍展(Salon de Paris)皆落榜后,1888年他開始將“Treclau”的創作假名改回“Lautrec”的真名簽名,改而參加布魯塞爾的二十人展(Les Vingt),隔年參加第五屆獨立沙龍展(Salon des Refusés),并展出期間個人獨展。之后第六、七、八屆皆有作品參展,且評價不錯,也讓他逐漸被視為新藝術運(Art Nouveau)的重要參與者。。其中在二十人展時,曾發生一段小插曲:畫展閉幕時,羅特列克應邀出席閉幕典禮,然而典禮時比利時畫家亨利·德·格魯(Henry de Groux)痛批一同參展的梵谷不學無術,只會吹牛。此話一出,立刻引起身為梵谷友人的羅特列克不滿,揚言要與格魯當場決斗,最后格魯收回他的批評,才避免了可能的流血沖突。

    但這時影響羅特列克最深的,卻是酒店的夜生活。他最早出沒在葛樂蒂磨坊(Moulin De La Galette),并結識尚未成名的女舞者拉·古留。1889年,法國為了慶祝大革命百周年,在巴黎舉辦世界博覽會。為了因應活動的帶來的觀光人潮,新型態的夜總會紅磨坊開幕了,而羅特列克也隨之轉移到此。由于酒店尊重他貴族與畫家的身分,羅特列克也樂于結交經理與店中藝人紅星。

    1891年,另一家新型高級酒店巴黎酒店(Casino De Paris)開張,為了競爭過對手,紅磨坊挖角來拉·古留、馬瑟·滑蘭(Marcel Levesque)、珍妮·阿弗莉(Jane Avril)、夏烏考(Cha -u-kao)、依薇特·吉貝兒(Yvette Cuilbert)等巴黎著名的藝人紅星,并請羅特列克為紅磨坊制作彩色宣傳海報。由于他的海報一改傳統,使用彩色和顯著的文字,配合深具特色的人物造型,成功吸引了許多上流階層男女光顧紅磨坊。而羅特列克的宣傳也讓他成為紅磨坊的座上賓。于是,形形色色的藝人與客人成為他大多數的繪畫題材。 1892年起,羅特列克的繪畫對象又多出一種,即娼樓的妓女。最初這只是交通通勤上會經過,結交一些妓女朋友。隔年,由于醫師室友要結婚,為了騰出空間讓新婚夫婦生活,他干脆搬進磨坊街(Moulin)的娼樓公寓居住。不同進出其中的其他男性,羅特列克是以朋友與觀察者的角度與她們共同生活,并紀錄下一夜春宵外,妓女們的真實生活:鬧情緒、裝扮、性器官檢查、彼此之間的女同性戀關系等等...。具有貴族身分的羅特列克,不但公然出入娼樓,也常在公開場合稱贊娼樓,比如一次高級餐宴中主人請他發表感想,他稱贊道:“ 太好了,就跟在娼樓里一樣! ”   

    因如此離經叛道的行為,羅特列克不但成為上流社會議論的對象,也是各家媒體爭相關注的焦點。不過媒體重視的并非他的畫作,而是出人意表的言行舉止和笑話,但他從未對媒體過于夸大的報導作出回應與抗議。雖然大家對羅特列克意見甚多,但這三年也是創作的全盛時期,共完成五十多幅畫作。   

    1893年,羅特列克在畫商朋友莫里斯·喬懷安協助下,舉行生平第一次個展。為了避免不必要的爭議,他將有關妓女的作品擺在畫廊二樓,僅供少數朋友與鑒賞家參觀,其他爭議性較小的作品才放在一樓讓大眾欣賞。雖然羅特列克并不看好這次的個展,但出乎預料的是媒體卻給予其不錯的報導與評價,而羅特列克的精神導師艾德嘉·竇加也大大肯定他的作品,這也讓羅特列克于隔年舉行另一場石版畫個展。然而這次的個展不太成功。同年,《白色評論》(La Revue blanche)在巴黎發行,在獨立畫展上引人注目的羅特列克結識其中的撰寫作家安德烈·紀德、保羅·紀樂希(Paul Valéry)以及畫家皮埃爾·博納爾(Pierre Bonnard)等人,進而與其中兩位主編保羅·勒克萊克(Paul Leclercq)、塔迪·納塔松(Thadée Natanson)認識,并成為相當親密的好友。

    1895年,羅特列克前往倫敦繪制肖像,順便拜訪詹姆斯·惠斯勒(James McNeill Whistler)等當代英國畫家,并在參觀馬戲團時結識莫里斯·梅特林(Maurice Maeterlinck)等作家與詩人。隔年又與喬懷安共游荷蘭、西班牙和葡萄牙,然后溯羅亞爾河而上,探巡法國中部的各處城堡。這年,羅特列克出版了以妓女為主題的石版畫畫冊,并接受《白色評論》邀請,以他相當仰慕的塔迪·納塔松之妻蜜希亞·納塔松(Misia Natanson)為對象,為該雜志畫了一幅宣傳海報。

     1897年起,羅特列克因為通宵創作,常夜間失眠,因而逐漸染上酒癮,雖然經喬懷安勸告,但卻日益惡化,經常失眠喝酒,酒醉仍睡不著只好通宵作畫,這讓他孱弱的身體健康更加惡化。為了改善情況,喬懷安決定替他在倫敦舉辦第三次個人畫展,以遠離蒙馬特的花花世界。然而此次個展卻未受英國人青睞,以失敗作收,這反令羅特列克酗酒情形更加嚴重,回國后甚至出現精神失常與幻覺的情形。最后,母親與醫師表弟加百利·達比埃(Gabriel Tapie)討論后,于1899年三月決定把酒精中毒的羅特列克強送至精神病院治療。

    晚期

      入院之初的羅特列克百般抗拒精神病院的治療,并寫信向父親求救,但未獲理睬。兩星期后,他的神智已較為清醒,開始擔心會被終身監禁在院里,于是采取了幾個對策:一方面他向院方表示愿意積極配合,減低彼此的不信任,另一方面他請經常來探病的喬懷安送來畫筆與石材,希望用畫作證明自己的精神良好。因為關在院里,羅特列克僅能憑記憶作畫,于是他以待在萊昂·勃納畫室期間,啟蒙老師魯尼·布蘭斯多帶他觀賞馬戲團的回憶為題,創作一系列石版畫作,其中有小丑表演、女馴獸師、特技雜耍、喜劇等等。在入院75天內,共完成50多張作品,其中挑選30幅制成石版畫,這30幅畫最后也讓他離開精神病院。之后,羅特列克曾對朋友說過:“ 我以素描贏得自由! ”   

    5月20日出院后,羅特列克與遠親威奧(Viaud)陪同下,前往諾曼第旅行,之后又前往哈佛爾(le havre)觀光。后來返回母親在馬爾羅梅的別墅靜養,直到十月母親的葡萄園收成后再度前往巴黎。由于擔心羅特列克再度沉溺于酒鄉之中,他的朋友們特地帶他逛當地的服飾街。這次他結識一位18歲的女裁縫露薏絲·布魯埃(Louise Blouet),雖然她已名花有主,但對女性失望的羅特列克仍罕見地動了真情,并以她為模特兒,完成一幅油畫和兩張素描。

      1900年,巴黎再度舉辦的世界博覽會,邀請羅特列克擔任繪畫的評審,但被他回絕,不過他仍舊坐著輪椅上前去參觀。由于沒特別的好感,他未完成任何相關作品。不久,他又再度染上酗酒的習慣,甚至連同行的威奧也無法勸阻他,這令他尚未恢復健康的身體再度惡化。五月,他與威奧再游諾曼第,為了感謝這位遠親,他以威奧為對象創作晚年大作《威奧提督》(Admiral Viaud)。六月,因經濟因素取消巴黎之行,直接從諾曼第前往波爾多,在此他迷上歌劇《梅薩莉娜》(Messalina),完成6幅相關畫作。十二月,羅特列克返回馬爾羅梅,然而因腳充血而下半身麻痹,之后采用電療法才恢復,但病情已十分嚴重。

    1901年4月15日,羅特列克最后一次前往巴黎,并拜訪巴黎的老朋友。由于大家都知道他大限不遠,此次為訣別之旅,所以除了感傷外,也帶他參觀各處故地,而他也整理了自己的畫室,并完成《威奧提督》與最后遺作《巴黎大學醫學院的口試》(An Examination at Faculty of Medicine)。七月,在朋友淚送下,羅特列克返回土魯斯,但回來后突然半身不遂。8月20日,母親羅特列克伯爵夫人帶他返回馬爾羅梅的別墅,這時,羅特列克的病情又急趨惡化,除了稍微修飾外,無力進行任何創作。9月9日凌晨兩點十五分,羅特列克在家人與少數好友注視下逝世,得年36歲。 1912年,莫里斯·喬懷安為羅特列克整理出版傳記《羅特列克傳》。而其多數作品則由父母保管,直到1922年才捐給阿爾比美術館(Mairie Albi),館方則成立土魯斯-羅特列克美術館(Le Musée Toulouse Lautrec)專門展示這些作品,至今該館仍是收藏羅特列克作品最多的地方。

     

    © 2011-2019 youhuaa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706620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21606
    客服郵箱:service@youhuaaa.com    POWER BY TQ STUDIO    DESIGN BY IMAGINE
    色久久电影